美股:我看到的那些人那些事

美股投机者 6个月前 (05-18) 711 人围观 0
美股投资者(Meiguer.com) 为您提供美国股市最新行情走势资讯,以及道琼斯指数,纳斯达克指数,标普500指数相关 US Stock Market 个股盘前盘后交易时间股价异动提醒,是您美股投资不二选择!

看着那些笔中逝去的青春以及那些淡出和依旧坚持的朋友,真的感动。我也入行两年,虽做盘稀烂,却也想分享自己的身边朋友的故事,享受眼下回忆的过程也给日后留个书签。
就写写自己这些年看的那些人那些事,DT们注定是有故事的,他们的故事如同他们的工作,十个数字能刷出跳动的K图,无数个静谧的夜晚也自然不会是外人看来的那么平淡。大学时候看过羊皮卷的故事,觉得那教材写成故事碉堡了。效颦也好,致敬也罢,把我这两年看到的人,事,票,手法,心态写段故事,给D友们解闷。
2010年,一个南方某城市的一写字楼中暗藏了一间默默运营一年交易室,周围没人知道他们的业务内容,甚至没有几家公司见过这家投资貌似公司的人员。这间交易室在业内起步算很晚了,但是凭借老板的严格管理和一套务实的培养机制这里已经培养出10来名交易员和20名左右有稳定盈利能力的学员。当然这些刚毕业的交易员比起那些老交易室的大t都还只能算是新手。老板最引以自豪的是所有交易员都是他们自己培养的,他从不挖人,不过这次他为了公司能有更好的发展,还是破例了。
L是一个有2年经验的日内交易员换过多家交易室,试过不同的交易平台,也做过不同的市场,在国内大多dt过着与世隔绝且同行间往来不多的环境下,他绝对算的上眼界开阔。在路人看来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笑呵呵,胖乎乎的年轻人,而在他的新同事眼中他确实一个神秘人物。就这样L他带着他入行晚他一年的弟弟一起来了这家新公司。
神秘并不仅是因为每天穿拖鞋短裤,蓬头垢面来工作,而是即使迟到,老板却总还是陪以笑脸,经常还专门帮他开好机器等他,生怕影响他交易。在这间年轻的交易室中还没有引入过成熟的交易员,但凡来的新人都是来接受新培训的人,这里也都是以来公司早晚毕业先后论资排辈。这位一来就如此待遇不免让原来的老人们倍感压力,而一周过后却又让他们除了深藏内心的羡慕嫉妒恨外,就是写在脸上的佩服。2天把学员号做到毕业,之后的每天的盈利也都是1k美刀上下,这种做盘是这里原本所有的人都未曾见过的,大神突然空降到自己的身旁,围观这种事谁都不好免俗。L也是随和之人,做盘时身后有粉丝关注也是没有意见,以至于在刚来的第一个月,身后总会有人围观。而交易室的热门八卦也都是今天他做了多少。
半个月后L答应了老板培养其他交易员的计划,大致就是教几个盘感好的交易员如何做趋势,因为这里之前整间公司都是刷单的,面对趋势的巨大利润,同样起早贪黑的人们心里都不淡定了。
L搬坐在了大厅中间留下他弟弟B坐在了公司的一角。他弟弟和他一起空降过来,之前也一起做,大概晚他入行一两年的样子业绩虽只有他2成但也还是能超过这里90%的交易员。二人虽是亲兄弟但是从长相到性格各种反差却最后都做了这一行。L和B分开没什么影响B本也喜欢安静坐在墙角倒也合心意。L坐到大厅中间每天承受着5,6双目光照射,依然自己安心做盘,出完仓偶尔调侃两句:“唉,又送钱,没办法。”让看的人却一夜夜的额头涌汗。
来观摩的都是这里的佼佼者,毕业且稳定的交易员,老板争取来机会是希望他们能从中学来趋势的精髓,提升业绩自然就是小case了。其中最厉害的H是已经毕业半年的老t,自行摸索了的刷单方法让他一直都是这里的首席交易员,直性子,为人仗义,帮助过不少后来的师弟这里人也都尊称他H哥,出去聚会还是散玩,大多也都是以他马首是瞻,这次选人来培训,老板也是对他寄予厚望。
因为都是有过交易经历的交易员,所以看了两天就陆续开始试着去做趋势了,但效果很不好,所有人都是一周连爆,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几人虽各有各的方法但既然核心理念都是刷小波段低价股,所谓刷无非就是靠厚阻力进仓然后出半个到2个价位不等。通常进仓的瞬间出舱单已经摆上来,有的心算着顺位,进仓单快被刷的时候就挂出舱单更有甚者是进出仓的单子同时挂的。刷单就是这样好概括,差别无外乎是出半个点还是1个点,3个点以上都算是大价差了,如果进场方向的单子开始被吃他们就会考虑是否撤掉些单子,如果进仓后身后单子被扫到一定程度他们都被训练到无需思考就平止掉了。这样几位在这种系统中摸爬一年多的交易员跟着L在高价低量股上玩趋势,会水土不服也是情理之中的事。L的做法通常是看出些东西后打单入场,进场后账面直接负很多价,(高价低量股买卖的LV1中间隔价位很正常隔几毛也是常事),然后才等待机会找位置出仓或者出现变盘后止损。无论是进仓形式,还是出仓单的考虑账面以及止损的考量都和他们先前的模式背道。半个月下来很多人都陆续退出了,虽然知道这条路走下去如果走出条路会更有前途,但是一个更现实的问题是,他们连续几个月的正业绩被此打断,收入没了这是很现实的问题,而且没有谁知道自己还要多久才能用这套体系盈利,H也在亏了2K上下后放弃了,不过这不到一个月的经历却给他日后做了一段重要的积累,而那2k美刀对于也就是1,2周的事情。这段时间只当是给自己放个假,去充电开阔眼界神马的。
一些旁人艳羡而不得的机遇对于自身未必真的有价值。其实即使他们不退出也未必能在一年甚至两年内转型做趋势,不是说他们天分不够更也不是L有所保留,自己慢慢建立的交易系统被相反的系统所取代是很难接受的。而且对于已经凭借该系统能稳定盈利的人,割舍掉这些真的太难了。可是这段经历也不是完全无收获,后来H在刷单中结合了一些趋势思路,不久后趋势做的风生水起也是后话。所以看到别人有好的盈利系统也不要盲从,那未必适合自己,或者说自己难以融入其中,真正进去了也未必有那么美好。或许像H那样在自己系统上慢慢调整改进就是最效率的,谁都知道两点间直线最短,但天天看K线的人都懂的一根直线那是童话也是噩梦。<未完待续>
(二)
虽然将原来的刷单交易员培养做趋势的计划失败了,但是老板看到L操盘手法的过人盈利,还是希望能以此扩大效益,既然脑海里已被深度根植的刷单交易员难以短期接受这种思路,那么就索性培养新人吧,反正公司总要培养新人,不如从根基就埋下趋势的种子。很快老板就把这一计划提上日程,L也爽快答应了愿意带学员的事,但要自己在新人中挑选中意的人来带。
对于日内交易室招收的新人,了解的人都知道其实就是一茬一茬招过来,大只看看够不够机灵通常没有什么一定的准则,老板计较会在意的只是,这人是否对此感兴趣并对未来数月的无薪期有足够的思想准备,学历什么的也就是会大概问问学院,懒得仔细过问专业,问了也难以记住因为流动实在太快。那时还是10年春,很多交易室都已成规模,培训机制相对成熟,市场也还过得去,实在难以由此预料到一年后的惨象。很多公司找来一波新人都是这样广撒网式的网罗大量新人,简单讲述了软件的用法后,现在老学员或者交易员身后看看,熟悉操作后就会上模拟盘,根据各公司的情况会在1到2周后(听说也有的公司很久~~)陆续上实盘,因为数据费的缘故通常都是会每个月初开一批新人实盘。新人比较多的时候也不会全给开实盘,一批人开一半或者三分之一的帐号轮流做。因为发放帐号偶尔会有不通过的情况,而且每个帐号如果做实盘都要按月缴纳几十美刀的数据费,老板也不知道这些名字尚不熟悉,眼睛中透漏出懵懂且又兴奋的年轻人有几人能留到月底,是否能有人会在几月后毕业。
公司还是在很短的时间内找来了2波一共十余人供L挑选.无奈简单面试后却无一人令L满意,并表示自己不想带太多人精心带一两个足矣,这些从人才市场拉来的外来务工人员他显然没有精心的欲望。最后透漏了自己的要求,即脑子灵活反映较快,最好是游戏高手。或许由于他之前见过的大T经历总结出的,反正老板是把这标准当回事了。他脑子里很快想到了一个人“J”,J是大四在读的实习生,之来做过半个月刷单,到了5月份就回学校准备答辩和毕业的事,毕竟每天一觉睡到下午,导师肯定瞒不住。算算现在也快毕业了,这小子来的时候简历上貌似有说游戏玩的不赖,就读的也是本市唯一的高校,最重要的是受刷单的荼毒不深,老板有意带来给L过目是否中意。
很快老板安排了个简单的见面,J应邀过来也是很愉快的,因为老板电话中阐明了利好,大概就是公司现在请来了个好老师,会挑一两个人来教,运气好被选上就你能学以前没见过的高深做法,加之透漏了L的业绩。J虽只苦逼的刷过半个月慢票但是也是知道行业里有大神存在,苦于眼界受限,之前都是把H当作目标来奋斗。如今出现了个业绩是H数倍的人肯言传心授,J心中当然知道这个机会的重要性。见面简单吃了顿饭,J,和L两个年轻人聊的很愉快,活生生砍了1小时各种游戏的口水,老板反倒坐在一旁听的略显尴尬。饭中L示意这个人OK,J表示毕业离校安顿好后就回立刻公司复职,并答应老板帮他引荐学校内其他有兴趣的同学来公司应聘。饭后L,J两人互留了QQ号。
后来在答辩前的一个月里J像之前一样去网上检索行业的相关信息,他希望能最快的时间成长,虽然被导师抓回学校但是心却没有离开那两个跳动的显示器,半个月的经历让他迷恋上了那种整晚守候的刺激,另外经常下午和睡醒的L聊聊但是都只是些关于游戏的东西偶尔还切磋下。虽然J在学校把游戏玩到了吐身边都是一个个同学签到职位陆续奔赴各地,他心里更在乎的是自己能否在这个寂静的行业创出未来,毕竟他在网上查到的前人寄语很多都是消极声音,但L却总是安慰他没事的玩就好了,等毕业来了公司再努力学。。。
J在来SW实习前也去过一个在旁人看来正常的公司里实习,但是后来在看了SW的招聘并去观摩了2个晚上后便果断放弃了其他选择,在他看来这个行业所给予的自由令他着迷,无论如何也要试一试。在知道了稳定盈利前难熬的无薪期后,他毕业前就开始努力学习,为的就是减少毕业后慢慢学的压力,无奈天天熬夜还是被导师问出了真相。对毕设成绩不太当回事的J看来只要能毕业就好,自己天生不是学术料,没必要更没有兴趣在这方向上牵强,不甘心的他在学校实验室也还是会抽空去网上看些资料,天天憧憬着毕业后工作的样子。但世事就是这么的出乎意料,正是因为少练了两个月刷单让他有了这个对股票更深层学习的机会。这也像足了股票的不确定性,还是别想太远,凡事逆来顺受随机应变就好。
(三)
7月离校,J拿出了大学中的全部积蓄2K元和其他4个同学凑钱合租了一套三室一厅公寓,软磨硬泡让房东同意了交三押一,房租付完剩下的300块是未来三个月的生活费,J的DT生活此刻正室开始。
当晚他终于重新回到了久违两个月的交易室,心中激动,较之那些天同兄弟们一一阔别的激动虽有所不同但程度相仿。第一晚不用做盘,只默默的坐在J身旁观摩。L果然还是最后一个到的公司, J终于在9点20等到L来了,依旧是不修边幅的外形,简单寒暄后,L开始做盘。虽是个话多之人,但又仓后便少说话,紧张的时候也是通过喝水,撕咬自己的T恤或者糟蹋牙签来缓解压力,同其他人一动不动不同,L越是紧张小动作反而更多。很快,大约是10点左右L做到了500net,比起这里刷单的学员10点半以后才允许进仓真心是天上地下。J看的有些心跳有些急促,甚至有些口干,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到在不用任何资金,人脉就可以赚钱如此轻松。L再出了仓后则显得轻松了,聊天看贴什么的让J有些不齿。。。他觉得工作或许该更用心些,与其花费时间娱乐不如多做些NET,毕竟白天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去做这些,L这更像是在显摆他能娱乐的特权,因为L在朋友面前还是很喜欢吹牛扯淡的,J和L这两个月经常一起游戏这一点他早已熟知。
就这样大概看了1周左右,J终于可以开始做实盘了,他为这一天期待了很久,但却准备都不够,看的那一周等多在意的是L的NET,至于点位的拿捏却思考的有限,他只看到L每次是拿走了大单的最后一半或者全部,这样带来一波冲力却对图形观察很少,显然还是受到了一定影响当初刷单时是不看图的。因为做的都是L关照的几只高价低量票,几乎都是存在着价差,按照L的拍单进场原则,20NETloss其实一进场如果方向错了基本就意味着爆机。
一周等待,激动动难平,j看一支票长了一路到一个整数阻力位大单,正是L平时喜欢进仓的位置,即将刷穿时跟进一手。但是没穿又出现了10手又被人打了一次后,左边的抬单迅速被扫,点子单撤出10多个价位。因为开盘长的凶,这根回落力道也当然很足。J的一手long仓被系统强平仓,秒射了一血。
10分钟后又经过了两次小回调神单被吃破,力拔山兮气盖世地涨了5毛钱,午盘乱打一阵尾盘也有继续小涨。第一天的惨痛失利,让J很是纠结,在他看来自己没有错只是NETLOS太小才导致了被系统平仓,却丝毫不觉得是自己进仓时机的问题。也许是因为他太青涩,亦或许是因为身旁的L这一波赚了1K+,J在这一天中本能从中学到很多有关进仓和出仓的心态细节,但他都在抱怨中错过了。L进了20手顶住了近20个点的回调并在冲破新高后增持了10手,安逸的出了四毛多。L谈笑见一脸的轻松,安慰J说位置还好只是运气不好回调多了,不用灰心,而J却只是蛋疼的看完了后半夜,脑子里反复重播着自己被强砍的一个画面和L轻松坐等出仓的惬意。这公司之前都是培养刷票交易员把止损做为基准,一天百笔交易不求大赚但求没有大亏。没天交易中有超过三个价位的止损都算是事故~超过5个点止损的学员都会被叫去谈话,J今天1手砍了20多,开盘第一笔一笔做爆机的貌似也是开了这里的先例,自然是要被关照了。老板没有明着职责只是让他好好跟着L学,做的时候小心点,,而J却是在心中抱怨自己没有L那样的大帐号不然。。。。。
盛夏的4点,天已经破晓,二三十人熙攘都走出园区,很多人都在抱怨和吹嘘昨晚的做盘。L自然还是那已麻木的笑容,和其他新认识的交易员攀谈,佯装谦虚的爆出自己的net像以往一样,惹人羡慕也惹人嫉恨。B的net中规中矩每天一两百的net淡然自若,寡言的赶回家玩游戏。J骑车穿入大路,身旁那些描述昨晚工作的声音清晰的传进双耳却又听不进大脑,他试图想知道所有人昨晚的业绩却听不进太多。他知道自己亏损并不大但却仿佛是最痛苦的一个,还没纠结完就到家了。
L做盘多年深谙回调洗人之道,心里也清楚,一次上破可能性不大,之所以进去忍受上下抽打之苦是害怕再触高点时拿不到他的大仓位,再破新高印证预见的加仓则是为了扩大利润,一切皆在计划之中。这些对于J这样的新手自然是没想到这么多,他只是懂得了简单的进顺势仓,却以为掌握了高价票的做法,失利都则全归咎的自己的帐号的权限上,心里一面狠骂两句公司的高压制度,一面暗暗决心第二天务必做出业绩让老板刮目相看,全然不知自己其实还很年轻。
(四)
第二天J很紧张的看了半小时,有了一定方向后选了直走势相对单纯的票追了进去,可不曾想进去后便不再单纯上下乱打一直正负5 块中波动而且没多少成交量,半小时后,他顶不住煎熬摆出了5个点才长舒口气。接杯水回来才发现自己出仓那一波发动了行情。其实之前一直没刷到自己,等到刷了就是真突破,坚持住了那么久却没忍住最后几十秒。绿色的账面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回头看看L又已5百多。快到午盘时L准备出去吃饭,看J已经做负了。J执意要做绿再去吃饭,L只好独自去吃,回来时J又disable了。他玩笑道该吃饭不去,这么拼命何必呢。J嘴上无言以对,心里也五味杂陈,一样天天通宵守这两个屏幕的辐射,做着同样的事,一个每天高高兴兴数完钱回家,一个每天做白做工还亏老板钱。J很想通过努力来尽快证明自己,却找不到努力的施力点。两天锁号后都是安静的看L做,但是很遗憾跟他之前那周看到的一样,L大多时间都是在网上看视频逛论坛,偶尔回来做一票,这也更激化了更他的焦虑。认识L这段时间怎么看他都不像是个做事努力的人,每天似乎都是在顺手赚钱一样,想想自己之前在隔壁房间那些刷单的交易员都是整夜不停地找票,多赚几块是几块。但是付出本就和回报不成正比,而在交易这里更是这样,这里冷酷到甚至让人找不到从何努力。
后面的三天J也都是妥妥的红灿灿,没爆的那天也是亏的七七八八没信心继续做了,L依旧业绩稳定,虽然每天吊儿郎当,有一天开盘就爆了700却也还是那一脸没所谓的笑容,这是J第二次见他爆机,两次都是这种没心没肺的笑容。说L不在乎那700刀是不可能,但是他知道已经亏出去的无论苦笑都无济于事,唯有日后交易日系完善自己的系统多赚少亏就是了。而身旁的J在一周血红的业绩后愈发急躁~
J一心想提高业绩,磨练手法和培养习惯才是他这种新人更应该花费精力去关注的,很可惜他和太多新入行的学员一样不明白这些,L教J如何看图进仓,却没法让他懂得这个道理,亦或许他谈及这些,那背后的骄人业绩也只会让他做盘更急躁。
(五)
公司每天晚上做盘,白天招聘。一周后老版从新来的学员中挑了3个相对毕业院校好点的丢给L带带看,L这次又没再退回。3人也都和J一样是新毕业的应届生,和J一样随手的投了份简历,简单面试后懵懂的进入了这个毫不知情行业。
3人受了简单的培训知道了软件的使用就开在L身后学习做法,一周后也开始做了模拟盘,为什么说也呢,J的连续爆机还是让老板不淡定了,J开始做起了模拟盘,连续做正三天且正仓比率大于一半才能重回实盘。其实老板已经很够意思了,这里以前培养的所有学员都没有这么连续亏过,亏个三天肯定要回去做模拟,而且像J这样都是1单砍爆,后半场酱油,在老板看来心里更是难忍,也就是因为这是新做法老板出于信任L的培养计划才在这么久后发难。
拿J的账号开了很多模拟机,几人就这样把这个月磨了过去。8月一起都开了自己账号的实盘,但是效果还是不理想几人都和J一样爆的异常惨淡,一周后一个人离开了。剩下来的T,G和J还是想继续摸索出自己通向L的路来,毕竟L那么闪耀而且彼此的视觉距离又是如此的近。
J依然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自己学习的早些经验经常能开始做出些10到20net,这也是他唯一能聊以慰藉的支撑,每天最后收盘的时候他多还是负的。G不得要领但是做的很小心,没亏过他的仓位通常,3,5块也就止掉了,20的关仓他没亏出过30,虽然从来没有正过但是风险控制还是强过J和T,最后老板和L商量将他送去做了刷单。而剩下的T就值得多些笔墨。T身形瘦下,言行低调典型的南方小男生。记得来时他最后才坐下,也便坐在离L最远的空位,紧靠墙角的B。
与J始终红多绿少不同,T在月底通过两天的连续过50net的出色逆转,做正了第一个月的业绩,用20的账号的首月新人有这样的成绩让隔壁刷单的学员们听了很是羡慕,当然只有G知道那并不容易。这也振奋了老板对L培养计划的打鼓,很快公开表扬了T并让他和J换了座位,坐在了整个交易室离L最近的位置。T也向老板和L表了决心一定努力做好,T的进步让J看到了希望也萌生了自责。
T不像J一天做那么多笔交易,他trade不多。一天几笔负多正少,但止损都是几个点,利润都是和L一样的捏几毛钱,他一天的net其实也就是几分钟赚来的这也是最令刷单学员们蛋疼的地方。其实4个人中也是他学的最精准,不算其他退出的人,他比G拿的住仓位不会几块钱跑路,止损也不会像J一样刀刀致命。
原本低调不起眼的T,通过自己的默默努力观察飞速进步,并获得了和老板肯定,而之后也还是如同以往的低调,其实做盘本就该安静低调。G或许少了那份做快票的心态,最紧张的总是他,砍个3,5块也会纠结半天。J则少了T那份果断,他也能像T那样一手捏二三十但是,一个负仓就能看出他俩的差距,止损是交易员的生命线,命都保不住还谈什么其他?
(六)
T受到老板的优待也是很感恩,虽然家住离公司很远每天却还是来很早。虽然少言寡语,但却很用心,或许是嘴上省出了精力,以至于他看到的就比其他人多些。
L一天利润可观,但做的笔数并不多,每天开着6,7个票的lv2,挂着10几个票的图觉得图有点搞头便会刷出lv2来进一步看,相对于刷单或者刷小区间的人来说他更像是狙击,H他们当时来做时,总是急于进仓就是少了这种狙击的心态,显得更像是哥机枪手。再结合了LV2的抬压单及tas的刷单,每当他想进仓时就会调好手数和价位,待到所有其他看着这只票的其他人感觉要快破的时候他就会按下去,图上迅速跳出一个长线。因为他总是爱打穿一些支撑阻力位,所以只要破了就会走出一波趋势,酣畅淋漓,没破的话自然就开始蛋疼了。第三章有提到这种点位买卖盘争夺激烈,相比突破后爆量飞奔,突破前都是反复在一两毛甚至几分钱的区间内洗很久。很难保证自己进去的那一波就会突破,即使像L这样大手数拿单也难免不会碰到神单或者穿后再重新垒起几十一百手横回来。
这种没人能说清是回调还是变盘,L止损经常止到两三毛之后不是不想止,而是那些高价高单子太空,大手数真的不好止。与其自己一路扫了零散单子止损倒不如止在远处某个大单,也正是这样经常进仓后并没破的单子洗一阵子,还是会慢慢破掉,本来涨势就没有一路涨的道理,他常说涨得越凶,回调洗人也应该更凶。T开始做的也雷同J的苦逼,后来T明白了这种走势的实质,没必要像L那样进仓如此只早,反正自己只拿一手,待到出现突破后跟进风险会小很多,虽然少了几分差价,但风险降低里太多。这种每次疯长之初L拿完单子,阻力位突破后追一手的做法让她尝到了甜头每天作对两三单就是三五十net不出半月老板也给他帐号放开了权限,虽MPP自由浮动手数也没有了1手的限制。
开放限制后T的关仓额陡然提升到了100+,大受鼓舞,第一天却5手跟进被反抽一根直接爆了机被系统飞了快200,眼看半月的积累瞬间毁了一多半,老板也找他淡了话让其小心并配以鼓励之类的官话,T在凝重的表情中守到了4点收盘,谁都能看出的他悔恨。也许是上天善意的玩笑,进步太快容易掉以轻心,这次的事话费100多net让他明白了时刻要心存敬畏,看到大手数利润的同时也要看到风险。毕竟L这种1K帐号的人一直票一次也就敢进20手而已,势头强劲可以在后面陆续加仓,但是一次进仓还是不要太重,亏损是很正常的,但是没有必要没了一笔交易赌上一晚的成败,亏的钱可以赚回来,一笔爆掉后面就没机会了不管出现多傻的行情,也只能眼睁睁看着。
T这次之后很坦然,第二天也没有想很多人,在一样一笔大亏损后企图快速赚回,而是回到了之前那样一手扯点小钱。月底的时候看他有次一路加仓4手捏出了200+这月他经历了回落但最后还是成绩优异。他用最猥琐低调的方法做出了最高调的业绩,即使像H这样1年多的老T也很是佩服,毕竟这是入行两年的新人,L甚至时常开玩笑说下月毕业,T只是笑笑也不多说什么,江南男人内心多是细腻的,T正是代表。他收敛住野心慢慢的在L身旁耳濡目染各种情况,这里写慢只是说给人那种做事总是不温不火的感觉,身后这神速的进步都深埋在这淡定中
J搬坐在B旁,发现和L同时空降来的B,虽是兄弟,也师承一处却做法相反,观察一点后激起了他的很大兴趣。J因为冲动经常进场过早而被洗的死去活来,心中暗自佩服T的沉稳,又看了B的龟缩做法后,人生观彻底被颠覆。
如果说L玩的是顺势推舟慢慢找机会卸货的话,B则是逆势抄底,进仓就随时准备出仓。也许是天意使然,又或许剧情需要,注定兄弟俩要背道而驰了。L总在图形的新高新低点放量怒穿前进仓;B更爱在图的猛跌猛涨突然缩量时抄底。L进仓被反抽几毛尽管内心煎熬撕咬T恤却不会急于飞仓;B进仓几秒内不反弹他就准备跑路了。L账面过K的仓位也不急于甩掉锁定利润,而是捏到不像捏为止即使经常最后是平砍回去也还是如此;B却感觉回调少有停滞就飞仓闪人。长相心性也是天差地别,这既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也是笔者的匠心独运。
更令人称奇的是这样一个逆势选手准确率竟高的惊人,每天从开盘到收盘几乎都没有lft,又是L调侃道B做盘有学员号和毕业好没区别反正50的账号够用了。B每天笔数很少,每一单利润也不大,从开盘到收盘紧盯盘面,但其实大多时候都没有仓位和挂单,最牛的是有一天是干巴巴看了一天没有一笔trade。即使自己被对面的L的NET几倍灭掉,也能平淡的等待,丝毫没有赶超攀比的心态。每天100出头偶尔行情好也不超500,每月一样又不俗的业绩,正月不负的稳定太可怕了,其实做盘最恐怖的不是高盈利而是稳定盈利。B的稳定建立在能紧盯整夜放弃很多不是那么有把握的仓位,专注于几个十拿九稳的点位,其实多少人都是几个烂仓砍掉整晚的NET还不够还。有的人愿意花钱买刺激,也有人懂得用寂寞赚钱,B显然天天在高价出卖寂寞。
顺势和止损是做盘最重要的两个素质,逆势更是交易的第一大忌,但是B把止损玩到了极致所以在他的系统里,逆势不再是禁区反而成了一枚惯用指针。这一段所见让J明白了股票的没定法,一万个人做就有一万种做法,唯有顺势和止损才是亘古不变的。当然B的做法可以说是逆势,他想说他没逆也可以,一路跌的票也有它空头力衰的时候,尽管这不是它今天的主基调但是,这段短小却存在的力衰回调是可以有的。止损自然也不是机械的硬砍,止损可以说是最难做的因为这是个没公共准则的东西,所有都知道止损止法却又各不相同。盘做的多了越是觉得没有什么绝对,更像是阴阳生克,有的只是一种感觉。
传每一个故事中都注定会有一个胖子,而且戏份不小,我想这里的胖子应该就是L。窃以为单胖子的主线无法满足一个丰满的故事设定,故引入第二个胖纸S,取名s绝没有挖苦人的意思,只是笔者随意起的罢了。
鉴于L两个月来的收效,老板意识到有高手培训的确能飞速加快公司的壮大进程。自知L在行内颇有人脉,即找机会询问有木合适的人选引荐公司,传授新人做法。L好朋友几时过个交易员S是做TSXV的老手,业绩不菲,L想起了此人,便开始着手联系。
s与L不同,毕业一年都不知道自己交易室之外的情况,沉溺于每天的刷钱中,认识L也不过是QQ群聊过写作法罢了。自己交易室一直都是不倒20%的提成,对于网上很多高提成说法S不是没有心动过,1是不太确定真实性,2也不愿贸然离开家乡。随着手法的不断提高,20的提成让他越发忧郁,L伸出橄榄枝对其许愿,高提成加上培训新人日后的股份抽成,这次s决定出去看看外面的样子,给老板请了假说是想出去一个月,之前一直很讨老板喜欢,自然就准了。
2小时飞机后,网聊了很久的两人第一次照面,但并不生分。DT们总是这样,第一次见面都能一见如故的样子,外人不解旁边的老板陪以笑脸插不上话。有L保举,s一来就有毕业号用。请假时,经理爽快的答应还祝他玩高兴,想起自己之初是经理招入行并一点点带到毕业,心里很是内疚。而出来了半月就决心要跳槽,一月之约作为当初出来观望的止损点,已然不去考虑了。而半月后回去跟经理说想改行,经理做了挽留,但是肯定不会有用,留下一句将来还想回来做随时欢迎。讨要压了一月的工资时,出了点小分歧,经理不太愿意给,这加速了S对公司培养之情的淡薄,他也不愿多纠结,因为这一个月的工资也不多换在新公司也就是半个月的工资。多想无益,比起很多公司压上几个月的比起,S这也还算是差强人意。
每个公司培养新人都是花费了很多时间和美金,交易员离开对公司损失很大。交易员离开自己成长的公司也可能会在短信内失去手感。s的离开受L影响很大,但是如果他们经理不是把交易室做成了血汗工厂,想S也是不会轻易背井离乡的。各个交易室有小的流动也许能增进大家水平的提高,但是如果老公司都低提成压榨,新公司抄捷径各种挖人,不用太久,大公司陆续涣散崩塌,挖人的公司不单要提防有其他公司来挖角还要忍受这些没有归属感的交易员遇到大的亏损拍屁股走人。整个行业失去信任是很可怕的事情,笔者看来入行就找家好公司,好师傅能一路走下去是最好的。
(九)
s新换了交易室,账号也从400掉到250,但是很快就适应了节奏,当然也是跟他方法的稳定性有关。tsxv大手挂单流玩过的人应该都知道,这种玩法还是比较稳妥的。每天盘前一小时过来找找冰川时期留下的坚冰点挂单子,挂上几十个票每只整一两w股,每天总能进几个,挂出了就是利润,出不去平砍也就是亏些手续费。早盘看看走势跟着抬单一路摆,进单就摆出仓单,午盘查票,做这种低价刷单市场,手里没个海量的票量就玩不转的,在这里即使是老交易员吃着老票也还是要长期积累,天道酬勤。下午慢慢的把没出的仓憋出去,动能减弱的就找机会平砍,一天妥妥的数钱,偶尔会有顺变的砍一单。
只要手术合适止损坚决,市场又不太坑爹的话,这还是很稳妥的。s头几天每天都能二三百,和L公事一周后还是令s无法淡定了,每天早盘就爆了,而且都是扫进个大仓,账面5,6百的浮亏总是会被风控在短时间内废掉。有几次都是几分钟的下压其实都是好仓,但是结果却是正负三五百的结果,让他蛋疼咪涨。最稳健的做法让他做成了心电图正负隔天上演,月底又是个酱油。本以为换了交易室迎来的是收入翻倍,不想第一个月就白干。s意乱神迷,心里难受却也不知该如何继续。
终于国庆节将之,s以此回家休息几天,这之中他回去了自己成长的交易室看着同事们做了2晚,经理看s回来也是欢迎的。s却称只是路过老家回来看看朋友,自己还是要继续出去做生意的。对于他的改行淡出,老板也没有想太多,管他是改行还是跳槽,反正要走,留也留不住,只是最后送出句将来要是生意不好做想回来随时欢迎,就说手生了回来帮我教教新人给你发工资也行。这直接让S泪流满面,自己虽曾是这里的头牌交易员,而如今落寞的离开再回来,同事们的冲锋喜悦好理解,老板的不计前嫌让s为此感动多年,但是想想自己曾被压榨的提成还是没把到嘴边的话说出。
s在这两天发现,同事们还是和一个月以前的样子,每天稳定几百,一月2,3K妥妥的,而自己以前都比他们业绩高,如今却成了酱油。回想过去的一个月自己还是太斗气了,为了追赶L经常放大了股数,多进了仓位,总为了一个烂仓砍爆n多好仓,或者一个大盘猛动就大浮亏强平,这种遭遇赶上一次里外总共就要差个五六百的业绩,一月碰上个几回真伤不起。自己的做法,最重要莫过于准确率和大股数和笔数,准确率为首,为了攀比多进了信心感不足够强的仓位难免会降低整体成功率,而这种慢票一个负仓在账面上摆个一天是很晦气的尾盘即使平出也难免不影响一天心情,运用不合理的股数也是很危险的,毕竟tsxv不是那种想出多少就出多少的市场。
看着以前同事还是1w 5k股的刷着,想想自己用着更小的账号每天2w股 搞来搞去,仿佛明白了问题出在自己心态的微妙变化。4天后s重回新公司,学着像自己以前那样小心做盘不在刻意去想自己是被高薪挖来的高手。每天业绩能高过b倒也很开心了。10月让他重新找回了本属于他的一些手风。拿到佣金后S喜上眉梢逐渐融入了这个陌生但让自己越发喜欢的城市,也很快和L,B,J,T等玩的熟络。
更换交易室后业绩大幅下滑仿佛在很多DT身上都曾发生过,应该是跟周围的环境和同事的变化有关,谁会想如L,S这两做不同市场的人都能核磁共振。当然周围人即使不变,同期的人突然顿悟暴走,也还是要淡然面对,争强攀比真的是大坑,伤不起。还是要踏踏实实的按照自己的系统来做,别受市场外的东西所影响才是王道,当然根据市场变化逐渐改进自身系统还是有必要的
S终究是个欲望强烈的人,虽然业绩上短期没法追赶L但是跳换交易室令他的收入大幅增加,让他明白net短期内难以提升,但提成是可以涨滴。
几人平日关系甚好,周末常同游,一次在玩玩时S旁敲侧击问到开sw分部的条件,一语也说到了L的心坎。s自知开交易室自己还不太行,L不是没想过之前换了那么多家为的也是做同样的NET拿更多的美刀罢了。可他也见过,开分公司后亏几个月顶不住关门的惨剧。。再重新寄人篱下只怕心态也乱了 还浪费时间。他给S讲了大概需求后就作罢,没留露出什么想自立门户的想法,S则大概记在心里,以备日后需要。但是这次插曲虽奏完,却没有停止在L心中的回响。
如往常又过去了半个月,L和老板在提成上出现了分歧,其中老板对其许诺的关于挖来S,B和培养J,T的抽成和之前的约定有了出入,L的陈述都被老板各种原话应对,L心有不平却也无力。依旧淡定的做盘,心里不由得浮现出自己开公司的想法。其实自己的提成已经不低,在公司也有成本,但虽然老板平时照顾有加,可还是有寄人篱下感,L这次还是想试一试,毕竟自己也是行内的老人了,自立也是早晚的事。
L先抽私下玩的时间打探了S的想法,S反正是蹿过一次的人了,表示愿意跟着L蹿,当然自己也能再涨些工资,B自然不用问,J,T也表示了愿意同L一心后,这个计划便开始悄然启动。当然只有两张桌子而已,交易室老板及其他所有人都不知道。L首先考虑到的是,开新的交易室短则2周多则1个月,自己一个月不做,扣去抽成也至少净亏1w刀,还是不得不心疼的。另外一个月不做手感生疏也是难以预料的。所以L想到买现成的交易室,花了一天时间在晚上找到了3家正在转让的交易室,电话过去挨个询问情况。其中有一家走入了她的计划,他决定一周后的周末过去看个仔细,并定好了日程和车票。
S作为参谋也陪同了过去·,转让的老板是个谦恭的老T,卖的也算实惠,很容易就谈拢,这里一且都是现成的随时可以来交易,总部的股权转让要花费些时间外,貌似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阻止这些年轻人了。周一大家继续像以往一样做盘,白天一起畅想着以后的日子,在那个大家都陌生的城市开始自己新的生活,为的只是能做的比以前更好当然也为了得到更多。当一切都准备妥当后,大家集体请辞,然后奔赴了那个新的起点。
这一节没有任何交易的内容,但是觉得这是很多交易员也关心的一部分,不知道是否会有几个交易员是从来未动过自立门户的想法,但是我想无论实践与否,这个心思肯定有过的人是大众,小众没想过或许也会感兴趣,有了这一章故事也会完整,晚交了半小时不好意思,白天有事没来及写。这章的故事很流水,没跌宕没**,只有向往自由的心态和L在最后关头的求稳妥是值得称道的。眼下行情涣散,或许很多分部都在转让,不知道会不会很适合实力小团体们出逃。开弓没回头箭,记得论坛里也有人写过自己稳定做了很久,痛下决心开了间公司就连续几个月悲剧。。呵 也许这是个艰难也有趣的过程,在这里也为这个故事画个句号,我是觉得不够圆满,其实时间肯定是够的,本人还是太过拖沓,在这里还是感谢所有给我回帖鼓励的朋友,让我顶着3伏码完了这几万字,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