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美股日内交易员的美股投机奋斗历程

美股投机者 1年前 (2017-03-30) 1,281 人围观 0
美股投资者(Meiguer.com) 为您提供美国股市最新行情走势资讯,以及道琼斯指数,纳斯达克指数,标普500指数相关 US Stock Market 个股盘前盘后交易时间股价异动提醒,是您美股投资不二选择!

导读:美股日内交易行业曾在短短几年内在中国大陆迅猛发展,这篇文章讲述了一个美股日内交易员从一无所知到月入数万美元的成长故事,更揭示了这一行业对年轻人带去的影响和冲击。
唐杰认真听着前面的中年男子讲课,不时在本上记着些什么,或是咬住签字笔的一头,眉毛微微拧起,若有所思。
这是北京静安庄的一套精装修两居室,客厅里坐了15个年轻人,每人桌上都并排摆了两台17寸液晶显示器。唐杰前面的电脑机箱上贴了一张**的便签纸,上面写着“止损”两个字和四个从小到大排列的感叹号。客厅墙上嵌着一台54寸三星(微博)平板电视,正在被用来播放PPT,硕大的屏幕上显出一排清晰的黑体字:如何确认突破。
这是一堂美股交易培训课,内容是如何做趋势。这户民宅也是一家美股日内交易公司的办公场所,来此听课的大都是美股日内交易员。
这种商业模式大概五六年前进入中国大陆:由外国的在线交易商提供资金,交易员在日内进行独立的股票买卖,不得持仓过夜,赚取利润后获得分成。由于买卖在美国上市的股票,对应的工作时段是北京时间晚上十点半到第二天早上五点。
唐杰似乎有点困,不时打着哈欠,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头天夜里他还在电脑前做着交易,凌晨五点收盘后只是简单地眯了3个小时觉,就驱车从20公里外赶过来听课。中午,培训班休息两个小时,与大多数学员留在教室里相互讨论不同的是,唐杰在临街的酒店订了房间,他说“实在太困了,得睡一下”。他入住的这家酒店标间价格是560元。
课堂讨论
下午的课上,唐杰和身边的同行聊起最近的美股行情,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
一个来自山东青岛眉目清秀的男生说:“最近的行情真的太差了!”他平均每月能挣2000-3000美元。
美股交易员普遍是没有底薪的,只有每月挣到2000美元以上才能拿到利润分成,这一门槛他们戏称为“毕业”。不同公司对毕业的交易员具体提成比例可能略微不同,比如这位青岛小伙可以拿到40%,即如果一个月挣到3000美元,他个人的收入就是1200美元。
另一个来自北京本地、脸有点婴儿肥的男孩接茬道:“没错,成交量萎缩的厉害,唉,太难赚了!”他有一张美国州立大学的经济学本科文凭,现在一家公司做风险控制,每月有3500元的薪水。
风险控制是必不可少的岗位。美股日内交易公司可能招聘完全没有股票交易经验的大学毕业生进行培训,有些先从模拟盘开始,做得好的交易员可以在网络账户中得到1万美元的资金,同时获得一个“关仓额”——当天亏损超过100美元(不同公司该数字会有不同)时,风控人员会通过管理软件强行清空该交易员仓位,并暂时关闭其交易权限。交易员只有不断积累盈利能力,才能不断提高自己的关仓额和资金数量,甚至是利润分成比例,从而提高收入。
坐在北京男孩身边的女生,来自山西太原,27岁,大学念的财务管理。她似乎还有些腼腆,并没有插话。她从事这一行业快半年了,一直没能迈过月盈利2000美元的毕业门槛,所以也没有收入。现在和五位北漂族一同租住在北京市回龙观一套三居室,每月房租700元。
当被问到靠什么生活时,她立刻答道:“上一份工作还有积蓄。”短时间沉默后,又补充道:“父母也资助一小部分。”声音低下去很多。她上一份工作是在太原一家招商银行(微博)(12.82,-0.06,-0.47%)的营业网点做业务员。与男生们对交易员这份工作的看法不同,她觉得长时间黑白颠倒令“皮肤变得好差”,并使“自己没有太多时间交男朋友”,但她坚信自己可以通过美股交易“实现财务自由”——几乎所有进入这一行业的年轻人都会谈到这一点。
唐杰也赞同大家对市场的看法。但当他打开电脑快速登陆到自己的账号,调出每月盈亏数额的时候,坐得离他最近的风控男孩嘴巴立刻吃惊地张成的“O”型,眼里写满难以置信——一串绿色的阿拉伯数字清楚地显示,这个穿着普通质地的蓝色夹克和没有牌子的旧牛仔裤的男生当月盈利超过25万美元。
上不封顶
唐杰,1985年出生,江西人,大学本科学历。
他家乡的政府网站上这样写道:“1927年,毛泽东、朱德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在这里创建了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江西位于中国西南部,在各省经济实力排名中并不位居前列。江西省人口近4460万,政府公报显示,2010全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5481元。即便按保守的方法计算,这个数字也不足唐杰当月收入的千分之一。而彭博社数据显示,美国最富有的百分之一阶层的年收入门槛是38万美元。
唐杰说话语速很快,但每句话都表达清晰的意思,没有多余的添加。比如,当被问到为什么会进入这行时,他说美股交易员最吸引他的是“赔了钱不算我的”。
唐杰2006年年中入行,那时候这一职业在北京刚刚兴起。他选择了一家名叫迅捷交易(Swift Trade Inc)的加拿大券商的北京分公司。
迅捷公司在加拿大当地的招聘广告是这样介绍的:“我们是一家专门面向纳斯达克(微博)、纽约证券交易所(微博)和美国证券交易所市场股票交易的经纪商,我们提供最先进的电子交易平台和最安全的电子交易系统。”迅捷称其成立于1997年,业务成长迅猛,曾被利润杂志评为加拿大最佳新兴企业第二名。
其对美股交易员的要求是“乐于竞争、手眼协调、喜欢玩游戏、有活力与激情、抗压能力强”。对薪水一栏的描述是:交易员将会获得利润分成,这一职业最激动人心的部分是薪水完全靠你的能力获取,“上不封顶”。
尽管不太为人所知,甚至金融圈的人都不太听说过,但这家“股票交易经纪商”在2006年9月成为纽交所上市股票的第三大流动性提供者,在整个2007年,为纳斯达克市场股票提供的流动性位列前十。加拿大安大略证券委员会称迅捷在中国、印度、欧洲、巴拿马和俄罗斯均开设了分部,2008年全球股票交易量超过220亿股。
美股交易员在中国大陆发展的速度可能远超迅捷高管的想象:一方面这里充斥着大量具备一定知识和素质的年轻劳动力,一方面,按某些西方政治家的话说,“人民币汇率维持在相当低的水平”,这使得在中国赚美元在一些没有门路的大学毕业生眼中非常有诱惑力,尽管他们生活在北京、青岛、深圳、上海或西安但需要保持纽约、迈阿密和波士顿的作息时间。
完全有理由说,在2006年加入迅捷成为一名交易员之前,唐杰的人生可能处于一个低谷。他上一份工作是在青岛一家私企做研发,月薪3000元。尽管中国招聘网站中华英才网调查报告给出的当年应届毕业生月工资均值为2776元,但对一个清华大学毕业生来说,3000元的薪水并不能算多。
清华大学坐落于北京市海淀区东升乡,如果不是中国大陆最好的大学,也是几所最好的之一。对一个来自中国西南部省份的学生来说,能够考进这样一所学校,往往意味着对其学习能力的肯定。2011年江西省共有超过28万学生参加高考,清华大学录取了其中的72人。
唐杰辞掉在山东的工作以后回到北京,一边找工作一边考研,与他合租在北京五环外一间装修简陋、洋灰地面两居室的三个室友也是同样的生活状态。他在一家网络论坛上看到了迅捷的招聘广告,决定“试一试”。毫无意外,他从电话听筒里受到了来自父母连珠炮般的强烈反对。“我妈说让我好好考研,考不上就回家找个踏实的工作。”唐杰说,“当时就觉得压力太大了,在北京这边没收入,还得靠家里。我就说,不考了!去炒美股!”
“我给自己定了半年到一年时间。”事实上,他完全低估了自己的能力。
他完全没有股票交易经验,在了解清楚了类似“做市商、通道、清算费”等相关概念和对应的英文单词后,他的账户里就有了公司提供的1万美金资本。不得不说,一开始的交易不是那么有趣。
条件反射
刚进入这家公司的交易员需要遵循一种名为剥头皮(scalping)的交易法则。剥头皮这个词或许起源于和印第安人有关的残酷故事,但在美股交易员行业,它的意思非常好理解:赚取很薄很薄的利润——每一次交易,只赚取两三分钱。
像美国药业巨头辉瑞公司股票,20多美元的股价,4000多万股的日平均成交量,股价在短时间内波动几分钱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所以,唐杰每天可以通过大量的买卖迅速加深对股市的了解,用一个主观色彩浓郁的词语来说就是——培养股感。
美股正常交易时段是6个半小时,没有午休。唐杰可能需要完成300笔以上的交易——每次赚两三分钱,或者每次赔两三分钱。即使一只黑猩猩下单,也有50%的概率赚到钱,执行剥头皮交易的操盘手只要胜率比50%多一点点,通过大股数和多次数,便很快能日进斗金。
另外,公司通过这种方式培训唐杰对止损的执行力。对很多从事交易的人来说,及时止损是成功的前提。每天几百次的操作后,执行止损在唐杰的大脑中“更像是完成条件反射,而不是逻辑分析”。
每个交易日完成如此数量的操作,夸张一点说,甚至需要交易者有细长灵活的手指,迅速准确敲击键盘上设置好的不同类型的订单指令快捷键。
唐杰第一个月赔了400美元,第二个月挣钱,第三个月盈利突破2000美元,他拿到了自己的提成。从第四个月开始盈利稳步提高,再后来,唐杰作为公司的骨干接受了来自加拿大总部优秀操盘手的培训,培训内容是“暗盘”——一种没做过美股交易的人很难弄明白的复杂方法,简单说,就是利用大型金融机构电子交易系统中的漏洞挣钱。
肯学、胆大、心细,唐杰再一次在同一批接受培训的年轻人中脱颖而出。同时脱颖而出的他有每个月的工资结算单。一年以后他跳槽到了提供更高提成的公司。在新公司,他依然是最好的操盘手之一,老板给他配了二十多万的汽车以及高级的日本原装按摩坐椅。半年以后,他再次选择退出,不过这一次他决定开一家交易工作室,自己当老板。
成为美股操盘手一年后,唐杰在北京买了房。按他的话说:“想在北京安家,买个落脚的地方,这样更有奔头。”实际上,他买的这个落脚的地方对于毕业两年多,白手起家的80后一代人来说,非常不错,“有前花园后花园”。他说自己最后悔的就是装修,当时晚上炒股半天睡觉,把活完全托给了装修公司,结果这添那减最后装修费要了他150万人民币。他说:“后悔死了,要是有时间就慢慢自己弄了,还是干装修来钱快!”
在被问道成功秘诀时,唐杰这样说:“我运气比较好,每一步走过来,我都觉得踩对点了。”这并不是完全客套的说法,所谓暗盘的快速致富法则在短短几年内似乎失去了魔力。
迅捷公司2011年8月被英国金融服务管理局处以800万英镑罚金,原因是在2007年为日内交易者提供平台,“有系统有预谋”地操纵上市公司股价,包括在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的股票买或卖两边摆出并不想实际成交的巨额订单,给其他交易者制造假象,在股价变动时获利。
同年9月,美国金融业监管局建议对一家名为Biremis、负责处理迅捷交易单的公司作出民事处罚——Biremis公司的主席同时也是迅捷的总经理。加拿大安大略证券委员也对迅捷公司和其总经理的“一些严重违反证券交易法规的行为”提出控告。
美股日内交易行业并没有因为迅捷公司2010年12月停止运营而受到太大打击,其他在线交易商在中国大陆如雨后春笋般蓬勃发展。但随着监管从严,以及大型金融机构对程序交易的改进,美股日内交易员日进斗金的传说正在逐渐褪色。
唐杰说:“现在一个月能赚两万就已经不错啦,我觉得早晚会被市场淘汰,或许是明年。”他也略带调侃的提过,自己以后可能去种菜,或者是做私募,要不然就开个书店什么的。
消失的宝马
“远离市场久了,会感觉陌生,手也会生。”他说这句话时,严肃地就像一名德国工程师在对汽车进行安全测试。
所以,他从不远离市场,包括中秋、春节——这些在中国人看来最重要最盛大的节日,他也会盯着显示器,仿佛可以从不断发光跳跃的股价变化中窥视到财富的秘密。很显然,他不想放弃。唐杰在吸收一切可行的方法化为己用,更新、测试交易系统,拿到市场上和别的参与者刺刀见红。这也解释了他为什么宁肯不睡觉也要去参加培训班。
这次的趋势培训班以技术分析为依据。炒股者大体分为基本面和技术分析两大类,对技术分析的争议由来已久——通过分析历史图表得出结论,通过“头肩顶、三只乌鸦、射击之星”等像是在中国受众广泛的武侠小说里才出现的名词来预测股价走势,听起来多少有一点让人心虚。
一位名叫丹-赞歌(Dan Zanger)的美国人在精神上给了很多信奉技术分析的交易员很大鼓舞。他人生前半段过得并不很如意,大学没念完,靠开出租、做搬运工、在餐厅帮厨度日。后来岁数大了,他成了一名帮富人修建游泳池承包商。80年代初期,他对股票产生了兴趣,买了电脑,每周花25-30个小时研究各种股价走势图。46岁那一年,他把1万多美元翻成了1800万,然后,登上了财富和福布斯的封面。
另外一个例子,在近二十年时间里,年均净回报超过35%的复兴技术大奖章基金操盘手詹姆斯-西蒙斯在其个人投资生涯初期就是技术分析的实践者,他的大奖章基金甚至也是走技术量化的路线。
APG资产管理公司投资经理安德鲁-俞表示:“我相信历史上有很多人凭借他们所谓的技术分析取得成功。机构投资者也使用很多技术分析来量化投资的风险及基金特征,具体在交易上也有用技术分析的指标来设置交易参数。但他同时表示,对具体个股分析,不认为“有长期有效的技术信号”。APG是全球最大的退休金管理机构之一,管理着超过2800亿欧元的资产。
唐杰现在做的就是不断学习、不断尝试,但短时间的迅速成功对他的判断产生了一些影响。比如他说:“趋势是王道,谁不知道趋势是王道,关键是有几个人能学得会。几年,你能坚持学几年么?”
事实上,丹-赞歌1979年买入了他人生的第一只股票,然后用二十年时间创造了几乎神话的回报记录。而在把数学与投资完美结合之前,西蒙斯有十年以上的外汇投资经验。他们的成功经验肯定比所谓趋势交易更加复杂。
不管怎样,美股日内交易员这份工作带给唐杰的远比别人能看到的要多。
“我觉得没有干不成的事,只要钻进去了,肯定能干成。”说完这句话,他轰起油门,银白色的宝马旋即消失在正午北京并不拥堵的大街上,把路旁一张张同样年轻、但略带迷茫的脸甩在身后。